宜州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业内人士称香港药店90%抗癌药卖给内地游客
http://dangpob.cn  2019/9/10 15:09:55  
原标题:外媒:业内人士称香港药店90%抗癌药卖给内地游客

参考消息网10月25日报道美媒称,香港龙城大药房简直成了到港大陆游客的“朝圣地”,出售的产品从药品到染眉毛(和睫毛)的膏应有尽有。即便如此,在全市突然涌现出大量龙城大药房的“山寨版”时,这家夫妻老婆店的店主依然一下慌了阵脚。

据美国彭博新闻社10月8日报道,近年来,以这家有60年历史的老店命名的药店--但并非其附属药房--出现在香港的旅游黄金区,混迹于一连串小药房之中,这些黄金地段距路易威登和香奈儿这样的大牌专卖店仅几分钟的路程。这些较小药房常常霓虹闪烁,为出售的免税药品做广告。

报道称,其货架陈列的商品中包括Muscle Rub(美国基柏强力肌肉镇痛摩擦膏),止痛药,壮阳剂和中药。但是如果你私下里打探,许多药店也会卖给你其它一些东西:抗癌和治疗丙肝的药品--无需出示处方。

多年来,香港以内地购物者在古驰和普拉达等奢侈品专门店选购最新款之地著称。现在,处方药成为它的另一个亮点。

报道称,诸如美国吉利德科技公司治疗丙肝的新药索非布韦片(Sovaldi)、瑞士罗氏控股公司治疗乳腺癌的赫赛汀(Herceptin),这些药在内地要么买不到,要么就更加昂贵。许多内地游客更愿意在香港买药,因为他们认为香港的质量可能更有保证。

一位陈姓的52岁妇女在尖沙咀说:“每次的赴港购物行我都会来这里,总有人让我替他们买药。我们都知道香港的东西质量更好。”她买了大量化妆品和洗发香波。

在她的购物清单上最紧要的是治疗肝癌的药品多吉美(Nexavar),但是她没有处方。她准备在尖沙咀的数十家药房转转,求购这个由拜耳公司生产的药。陈女士说,她以往买过类似的药品,相当容易,说话间,她一手拿着套着莱茵石套的苹果手机,一边在将她买的东西往带轮的旅行箱中装。在她的清单上还有:劳力士表。

报道称,生活方式的改变使中国成为癌症高发的国家,像陈女士这样的大陆购物者都是过境来寻购便宜的药品。世界卫生组织说,每年中国都新增300万癌症病例。估计中国丙肝发病人数在1300万到4400万之间:跻身世界发病率最高国家之列。

物价飞涨

报道称,香港的这一跨境贸易也凸显出内地处方药市场面临的问题,按照研究公司弗罗斯特-沙利文公司的估计,该市场去年的总销售额达1万亿元人民币。预计到2019年将增加一倍。

甚至当管理机构施压要求降低药品价格时,内地患者支付的一些治疗费依然属于全球最高的行列。药品供应链很复杂,弗罗斯特-沙利文公司的顾问尼尔·王(音)估计,分销系统各级有5%到7%的加价,从而推高了药品的价格。据王说,此外,在中国对进口药品的税收加起来达到17%,而香港对进口药品不征税。

报道称,大部分中国人都依靠政府的保险,但这一保险的覆盖面经常不够。虽然中国已经表示希望对它的保险法进行改革,但是仍有数以百万计的人享受不到,苦苦挣扎着为能获得救命的治疗而东拼西凑。与此同时,冗长的新药及其专利的审批过程使国外一些最新的“重磅药品”进不来。

无论是美国吉利德科技公司的索非布韦片还是雅培生命公司的Viekira Pak--两种可以治疗丙肝的药品--都尚未在内地获得销售许可,即便这些公司已经做了登记申请。这两种药品都在香港获准销售,香港实行的是另一套审批程序。打电话去中国卫生部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询问,无人应答。

是如何运作的

报道称,近年来,围绕食品安全发生了一系列丑闻,其中包括2008年导致死亡事件的受到三聚氰胺污染的牛奶,之后许多中国人更加信任海外购买的药品了。因此,甚至在香港零售额急剧下滑的时候,这些药品的销售帮助香港旅游区的一些小药店得以存活下来。

其运作流程如下:一名客人进店,寻购某种药品--或拿着药瓶的照片。店里的工作人员查阅疗程,打几通电话,查看库存,并提供报价。店员要求半额支付或全额支付。许多店家只收现金,少数也接受信用卡。

彭博新闻社寻访了香港的40家药店,发现有几家愿意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出售Viekira Pak、赫赛汀、索非布韦片、拜耳公司治疗肝癌的多吉美以及诺华公司治疗白血病的格列卫(Gleevec)。有些药店报出的价格要比那些内地药店标出的价格便宜;一些在内地买不到的药品的收费是依据美国的定价来收的。一家药店愿意以其2800美元/疗程的价格出售索非布韦片,这只是美国84000美元/疗程的很少一部分,这引起人们对该药店出售的这款药品的怀疑。

真正的龙城大药房说,它只向那些持有香港医疗机构处方的消费者出售药品。这一点从一些刚刚光顾该店买药的消费者那里得到了证实。

龙城大药房还说,它接到了误去了冒名分店的消费者的投诉,他们最终都花了大量的冤枉钱。经理邝女士说:“我们所有的一切就是品牌,我们感觉它受到了玷污。尽管我们曾经投诉,但冒牌店仍继续涌现。”

真正的龙城大药房在门外挂出大幅黄色醒目声明:本店仅此一家,别无分店,分公司。

香港卫生署通过电邮回答记者提问时说,特区政府定期对各药房进行检查,还购买并检查处方药以打击药品的非法销售。从2011年到2014年,卫生署对药店进行了4775次检查,认定67家非法出售处方药违规。据卫生署说,一旦定罪,香港对非法持有并出售处方药的最大处罚是罚款10万港币(1.3万美元),刑期两年。

声誉

报道称,长期以来香港一直有出售优质保健产品的美誉,许多做合法生意的药店都变得兴隆发达。香港首富李嘉诚掌控的连锁药店屈臣氏在全城拥有的分店超过200家,并且还在继续增加。该公司通过电邮说:“在屈臣氏,我们只向拥有医生处方的消费者或病患出售处方药,并且我们的注册药剂师将对每一笔销售进行彻底核查。”

但是另有些药房并不遵守这些规定。8月13日,政府资助的香港消费者委员会公开点名了7家药店,称这些药房存在“可耻的经营行为”,并声称这些药店损害了香港作为“购物天堂”的声誉。

滞后

香港医院药剂师学会会长崔俊明估计,香港药店销售的90%的抗癌药品都卖给了内地游客,因为香港本地的大部分病患都可以从医院或者他们的医生那里获得供应(在内地和香港,医生除了开处方外还可以发药。)

报道称,在提到开在香港一些高租金街区的那些家庭经营的小零售药店时,崔俊明说:“它们如何能够生存下来,并支付药剂师和店面租金的费用呢?你认为仅靠出售卫生纸、配方奶粉,洗发香波它们就能维持下来吗?当然不是。”

罗氏(制药)公司的女发言人尼娜·施瓦布-豪青格说,在香港它的主要客户是医院管理局和肿瘤学家,虽然该公司对市场需求实行监控,如发现“任何不寻常的活动”都会提醒当局关注。诺华公司发言人德莫特·多尔蒂在电邮中说,该公司“决心要防止我们的所有产品被分流和仿制,以保护所有国家病患的安全。”拜耳公司发言人奥利弗·伦纳对这种观点表示支持说:“我们生产处方药,那些需要医生出具处方的药品。”

雅培生命公司女发言人阿德尔·因方特在电邮中说,该公司认为,各药店会按照香港的规定,仅向出示了医生处方的病人出售Viekira Pak。吉利德科技公司女发言人索尼娅·蔡(音)在电邮中说,该公司的这款药品自7月1日在香港上市以来,只作为处方药销售,主要是通过胃肠专科医生和肝脏病学家销售的,她还说该公司正努力让大陆的病患能够买到这种药。

香港一个雾气腾腾的周五,一位李姓的大陆妇女说,她刚刚支付了购买赫赛汀的定金,是为河北省的表亲买的。这种药花了她2万港币(约1.6万人民币),她可以明天来取药。他们给她开出的价格是内地某些地方该药价格的30%。

报道称,她站在纽约时代广场香港版的弥敦道上说:“当我们得知她得了癌症时,我调整了我此次香港行的日程,提前到这里来了 。这关乎生死,因此我们当然将尽一切所能为她争取最好的治疗。”


相关阅读:
保险 www.518100.com.cn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