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州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男子低价买废液提炼重金属失败 异地焚烧获刑
http://dangpob.cn  2019/5/15 1:44:52  

  百余桶不明液体,从江西黎川被偷偷运至湖南茶陵偏僻山上进行焚烧和填埋。刺鼻的气味,滚滚的浓烟,引起了当地村民的猜疑,山上到底是什么东西?6月28日,这起由湖南省株洲市茶陵县检察院办理的污染环境案,4名被告人周育品、王佑锋、谭文建、谭晓强被法院一审以污染环境罪分别判处十个月至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分别处10万元至3万元不等的罚金,没收犯罪所得5400元。

环保工作人员现场查获的部分废液桶

  低价买下105桶废液

  2016年12月1日,湖南省茶陵县秩塘镇晓塘村村民向茶陵县环保局举报,从9月开始,他们看到挖掘机进山,不知道是干什么,刚开始大家没太在意,但随着刺鼻气味越来越浓,大伙觉得事情蹊跷。环保局工作人员迅速出动,在现场发现几十个铁桶和几个蓝色塑胶桶,全部埋在山上的土中,大部分桶是空的,每个桶上都打孔,“有些桶里的液体没有渗完,就挖出的铁桶初步估算废液应该有六七吨重。”

  环保部门将桶内剩余的液体进行抽样检验,发现该液体易燃,有毒,具有强腐蚀性。根据鉴别危险废物的国家标准,环保部门认定填埋的液体为危险废液。

  这些废液到底从何而来?这要从2016年7月说起。从事回收金属生意的浙江省仙居县43岁男子周育品,在朋友圈看到一个叫“沉默888”的人发出一条消息:“有一批含钯的废液要处置,价格优惠。”周育品眼前一亮,立即询问,想买下这批废液。“沉默888”提出当面验货,由周育品自己鉴定。于是双方约定,次日10点,在上饶西高速路口的一个大型物流停车场见面。

  次日,周育品赶到验货地点,“沉默888”用货车装了105桶废液让他验货。他随意打开其中三桶废液,用纸巾以及测钯试纸进行验货。经简单测试,该液体易燃,试纸呈现黑色,周育品断定该液体含钯。于是,他满心欢喜,因为他知道,在市场上每克钯价格150元,这105桶废液初步估算能提炼出一斤左右的钯,能卖大概10万元。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周育品最后以2.8万元的价格买下了105桶废液,并将它们存放在江西黎川租赁的一处仓库里。

  提炼失败异地焚烧

  周育品有对废旧金属进行提炼的技术,但买下这批废液后,他发现该废液并不能提炼出金属钯,只好自认倒霉,想尽快找到下家处理掉这批废液。

  2016年8月,湖南省永兴县40岁的男子王佑锋找到周育品,向其回收金属。两人在生意上已合作多年,周育品告诉对方:“我这里有一批桶装的稀释剂,容易燃烧,你拿去烧了。如果能提炼出钯,咱们五五分成,如果提炼不出来,费用我来承担。”王佑锋虽然知道随意焚烧废液环保部门是严令禁止的,但想着能分得利益,于是满口答应了。

  “在江西烧,容易被发现,要烧得走远一点,去偏远偏僻的山区焚烧才行。”王佑锋对周育品说。

  正当王佑锋苦恼在哪寻觅焚烧的“安全地带”时,在一次生意中,他认识了湖南茶陵的货车司机谭文建,谭文建主动提出帮忙解决这批废液。“那先烧40桶,你开车去运”,王佑锋让他将40桶废液连夜从江西悄运至茶陵县秩塘镇焚烧。

  2016年9月20日,谭文建在秩塘镇晓塘村附近找了一处空旷的山坡,该山坡坡顶被推平,是个适合焚烧的地方。谭文建致电王佑锋,告诉他找到地方了,要他叫人过来帮忙焚烧。

  王佑锋叫人从老家连夜赶来,卸下这批废液后开始焚烧,用抹布点燃扔进铁桶里,灰黑色浓烟四起,还伴随着刺鼻的臭味。为了快速烧完而不被发现,他们连续焚烧了三个通宵,40桶废液全部烧完。

  为了不让现场留有证据,王佑锋命人将烧后的废渣全部运回老家永兴县。经化验发现,废渣内并不含金属钯,周育品便给了王佑锋5000余元劳务费和250斤铜粉作为补偿。

  连桶带液一起填埋

  据业内人士介绍,有资质的企业处置一吨危险废液,收费至少在7000元以上,按正常程序应该办理环保部门颁发的《废液危险物经营许可证》,运输要经过专门审批的危险废物转运5联单,储存和处理也要有专门的场地和处理设备才行,按正规程序处理的成本非常高昂。

  “我知道这些废液是危险品,只要能挣钱,我也就没管那么多了。”谭文建决定再次铤而走险,答应了周育品、王佑锋。

  2016年9月29日,王佑锋叫人从江西黎川县又运来了65桶废液,这次,他决定不再焚烧。王佑锋说:“焚烧动静太大,而且成本高,这批废液我们就填埋处理掉。”谭文建叫上谭晓强等人,一早就开着挖掘机在晓塘村的一座山脚等候着。他们先是在山上的平地里挖出一个大坑,准备工作就绪后,谭文建和谭晓强等人将废液倒进土壤里。

  “这液体一倒进土坑中,浓浓的白烟瞬间冒起,那刺鼻的气味让人无法呼吸,特别想吐,实在是难受。”工人拒绝倾倒填埋,谭文建见此状,便致电王佑锋,王佑锋说这只是化学反应,是正常现象,让他们先停止作业,等他来了再埋。

  2016年10月2日,王佑锋“亲临现场”。他觉得倾倒废液不仅动静太大,而且填埋速度过慢,于是,他想了个办法,连桶带液一起填埋。他叫谭文建、谭晓强在每个铁桶上打几个孔,将桶推进事先挖好的土坑里,让液体埋在土坑里慢慢渗漏,两个巨大的土坑装下了近六十桶废液,土坑并没有任何的防渗措施,任废液污染土壤。事后,周育品支付王佑锋1.17万元好处费,王佑锋向谭文建、谭晓强支付9600元“报酬”。

  案发后,环保工作人员在进行现场勘验时,部分液体已经渗进土壤中,无法进行分离,遗留在铁桶中未渗漏的废液达6.19吨。“我们将被污染的土壤交给专业的公司进行无害化处置,将进入土壤中的污染物通过一定的技术手段分解出来,这能让污染的土壤变得健康一点,但即便这些沾染物经过无害化处置和解毒处理,也不可能再还原其原本的性质和状态了,因为填埋处置的危险废物是无法完全彻底清理的,后期对植被、大气、地下水仍有很大影响。”茶陵县环保局工作人员介绍,4人共处理废液105桶,填埋废液6.19吨,渗漏废液污染土壤77吨,导致土壤呈强酸性,质地变得松软,土壤养分流失严重,透水性强。


相关阅读:
抖音账号封禁怎么办48小时处理没想到5w粉找回来了 https://digi.china.com/article/20190513/shouyou0129288700.html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