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州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借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之机 七旬华侨老人首次返乡寻根
http://dangpob.cn  2020/2/14 8:22:38  

  福州9月11日电 题:借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之机 七旬华侨老人首次返乡寻根

  作者 闫旭

  拿着15年前的一封家书,白发苍苍的薛永祥老先生用酒店房间的座机电话,拨通了信纸上留下的号码。

  “后天我要到你那里去,如果方便的话请你到福州来接我行不行。”——如果电话拨通,薛永福会这样说。但是电话那头传来的提示音说,“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图为薛永祥的堂兄弟薛永发15年前寄给他的信。闫旭 摄 图为薛永祥的堂兄弟薛永发15年前寄给他的信。闫旭 摄

  薛永祥要打给的是在福清的堂兄弟薛永发。15年前,薛永发想送儿子到日本读大学,写了一封信请在日本的薛永祥帮忙。当时薛永祥回信说,到日本读大学太辛苦,建议在国内大学毕业后再来日本读研究生,薛永发又回了一封信,之后就没有了联系,只留下一行10位数的电话号码。

  薛永祥和薛永发没有见过面,信是用日文写的。薛永祥猜想,对方可能是找懂日文的人代写的。信封和信纸至今干净平整,显然薛永祥一直小心珍视、妥善保存。

  信封里还有几张薛永发一家的照片,带着15年前的这封信,和父亲年轻时的一张黑白照片,薛永祥明天将在友人的陪伴下第一次踏上父母的故乡福清,寻找从未见过面的亲人,寻找父母、祖先曾生活过的地方。

  今年74岁的薛永发出生在日本,从未回过福建。他的父亲年轻时到日本打工,母亲则是上海长大的福清人。薛永祥说,1937年时,母亲随家人一起去日本旅游,结果发生淞沪抗战无法回国,后来母亲与父亲结了婚,便留在了日本。

  薛永福此次来到福州,是作为中国通信社董事长受中国新闻社的邀请,参加在此间举行的第九届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他决定借此机会返乡寻根。10日晚,薛永福在酒店里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图为薛永祥接受记者专访。闫旭 摄 图为薛永祥接受记者专访。闫旭 摄

  薛永福说,在60年代,很多在日本的华侨青年学生有很强的爱国情感,开展了学习祖国情势等各种活动,并且立志大学毕业后为祖国、为侨社服务,做有利于中日友好的工作。

  于是,在1965年,大学刚毕业的薛永祥进入亚细亚通信社(后改名为“中国通信社”)工作,将、新华社等中国主流媒体的稿件翻译成日文,向日本的共同社、朝日新闻、每日新闻、日经新闻、产经新闻等媒体提供。在当时,亚细亚通信社是向日本媒体传递中国声音的唯一渠道,鼎盛时期通信社曾有50多名员工。

  而随着70年代,中日恢复邦交后互派记者,中国通信社不再是必不可少的。令薛永祥更加感到担忧的是,华侨第三代渐渐融入日本社会,在日本的企业就业,中国通信社没有接班人。

  薛永祥告诉记者,如今有10个人,其中有包括他自己在内的4个人是已经退休后继续在通信社工作。

  “就像今天很多人说的,‘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这就是我们现在还在继续坚持的原因。因为在日本的媒体中,中国声音很少。”薛永祥说,“看到有这么多人还在世界各地做这样的工作,对我来说也是鼓舞。”

  在中国通信社工作了半个世纪,讲了半个世纪的中国故事,薛永祥说,当下日本政坛右倾化,他更加不能停止传播“中国的声音”。所以,已经退休的薛永祥每周上三天班,持续帮助通信社的后辈们工作,宣传中国的立场、主张,关于一些重大问题的历史事实,通过影响日本媒体,进而影响日本民众。“他们看了以后怎么做,我们没能力决定,但是至少应该告诉他们中国的态度和说法。”

  中国通信社还在发行月刊,针对主要是日本专家学者的受众群体,翻译并刊登一些中国主流媒体的长篇文章,希望在专家学者中起到影响。

  对中国的认同感,从小就根植在薛永祥的心里。他说,小学、中学在日文学校读书时,学校每天早晨组织学生都到运动场里唱日本国歌,但父亲对他说,“你是中国人,要唱中国的国歌。”从那时开始,薛永祥一直认为自己是中国人。

  而薛永祥的两个女儿,也从小认同自己是中国人。“因为我在中国通信社工作,她们自然有这样的自觉。”他说。

  明天,薛永祥就要启程去福清寻找亲人,也想看看父母是自怎样的地方出生、长大。“如果找不到他们,也要找到这个地方。”薛永祥指着信封上的地址说道,“如果有可能的话,还要给祖先扫墓。”(完)


相关阅读:
20flh.cn 20flh.cn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